公司banner
中国开放代孕合法化?我反对!
来源:http://u-fung.com.cn   时间: 2017-03-31 14:57:58   
上周五,《人民日报》的一篇报道成功引起网友的恐慌——
 
《不孕不育成难题 代孕是否可放开》
 
这篇报道指出,全国符合生育二孩条件的9000万左右家庭中,50%的女方在40岁以上。问题是,到45岁以后,将近90%的人没有生育能力。
 
为了解决4000万不孕不育家庭的难题,报道建议“适当放开代孕准入,但要防止商业代孕。”
 
《人民日报》还发起了一个调查“代孕合法化,你支持吗?”
 
结果不仅得到压倒性的反对票,还在网友的骂声中,删除了这项投票。
 
哥的看法是:在当下中国,我反对代孕合法化。因为我国还没有开放代孕的土壤。
 
要理清这其中的来龙去脉,只需要弄懂几个点。
\
为什么有人呼吁开放代孕
 
尽管新闻报道声称是为了解决不孕不育家庭的问题,但本质目的其实是增加人口。
 
开放代孕的结果是什么,无非就是新生儿童增多。之所以呼吁代孕合法化,就是因为我国的人口出生率太低——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生孩子了。
 
2016年10月的数据显示,2016年中国生育率只有1.047,全球最低,没有之一。
 
即使是开放二胎也没能让生育率增长多少,而生育率低的后果就是老龄化严重,也就是说,老人越来越多,年轻人越来越少。
 
为了新增年轻劳动力,鼓励生育就成了必要举措。
 
不仅仅是《人民日报》,在今年春晚小品《真情永驻》中,主持人就建议丧失生育能力的夫妻做一个试管婴儿,丈夫说:“不是争取,而是必须!”
 
鼓励生育没有错,手段也很多,直接开放代孕,是最下策。正如网友所说,从前不让生,现在让多生,以后变着法子强迫你生,“之前违法的事,现在竟然为了增加人口提倡了”。
 
女性成了操控人口的机器了?
 
开放代孕的后果
 
代孕合法化真是百害而无一利吗?也不是。
 
不孕不育的家庭,可以得到养育儿女的机会;失孤家庭,可以重获生活的希望;一些城市女性,可以避免怀孕生产的痛苦。
 
但在哥看来,这些都不是开放代孕的有力支撑,在目前的国情下,代孕合法化的危害远远大于它的作用。
 
如果合法化,下面这些问题可以预见:
 
1.女性子宫成为商品,一些底层女性将沦为代孕机器
 
《人民日报》声称要避免商业化的代孕,但用脚趾头想想都不可能,有哪个正常女孩会免费给四五十岁的大叔生猴子?圣母转世?
 
所以,一旦开放代孕,就意味着允许女性出租自己的器官,商业的利益驱使下,子宫将成为移动的商品,可以任人议价、买卖。一些家境贫穷的农村姑娘,会不会被父母逼着代孕,为自己的兄弟挣彩礼买房钱?樊胜美这样的例子现在都不少,更别提代孕的利润有多诱人。
 
到时,女性还有什么地位可言?
 
2.代孕合法化滋生黑色产业链
 
很多人担心,一旦代孕合法化,就会出现拐卖女孩囚禁起来生孩子的情况,事实上,绑架女性去代孕的情况很少发生,因为怀孕是一个技术要求很高的医疗行为,在高度精神压力与情绪压抑的情况下,流产率非常高。
 
我们真正需要担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——贩卖婴儿。
 
网友@Heatherway_沉举了个真实例子:
 
一对白人夫妻,女方不育,医生建议他们有偿收养。夫妻不愿收养印度婴儿,医生告诉他们,是白种人血统的孩子。在交付定金的第二天,在一家餐厅医生抱来了几个白人婴儿供夫妻选择。医生说这是患者不要的。
 
事实是,在提取卵子时医生欺骗患者,比如排卵了8个,医生告诉你只有6个。除了植入伴侣指定的那位代孕母亲之外,还会植入其他女性。这样就能确保代孕绝对成功,反正代孕母体便宜。多生出来的孩子不会打掉,生下来以后领养给外国家庭,又是一笔钱。
 
这件事被揭发以后,有个白人母亲说:我无法想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我的孩子,在被人当成商品交易。
 
在相关法律尚不健全的中国,谁敢保证这样的事不会发生?
 
3.代孕母亲和婴儿的权利得不到保障
 
代孕母亲在整个商业链处于底端,没有议价能力(中介控制),生产环境难以得到保障,更别提生孩子是一个极大风险的事情,万一流产甚至死亡,谁来承担责任?
 
还有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是,代孕妈妈生了先天性畸形的宝宝,算谁的?还有,万一供体夫妻对孩子性别、长相等方面不满意,抛弃孩子怎么办?
 
代孕母亲和供体父母之间的伦理问题更混乱,谁才是亲生的,孩子的监护权归谁?很难说清。
 
仅仅是上面几点,就足以成为女性不可承受之重,剩下的,你们可以自己脑补↓↓
 
国外代孕现状
 
对于商业代孕,大部分国家都明令禁止,只有美国、印度、泰国、乌克兰和墨西哥等少数国家允许商业代孕。
 
即使是美国,也有约一半的洲是不完全接受代孕的↓↓
 
这是因为代孕背后的法律和人伦问题,极其复杂,又容易引发矛盾。
 
在法律相对健全的美国,曾发生著名的“Baby M案”。代孕母亲提供了卵子,供体夫妻只提供了精子,结果孩子生下来后,代孕妈妈对孩子产生了强烈的感情,拒绝把孩子交给那对夫妻,还带着孩子直接失踪……
 
最后母女俩被找到,法院判决孩子的监护权属于父亲,而代孕母亲则享有探视权。
 
可见,就算代孕合法化,法律也难以解决各种伦理的问题。
 
而在印度,许多印度女性沦为“生娃机器”。代孕者每次可获得4.8万元报酬,为自己的家庭摆脱贫民窟生活。许多外国夫妇选择在印度代孕,正是因为廉价。
 
 
(2002年开始代孕合法化的印度)
 
在BBC的纪录片《代孕者》中,一位印度女性说:“代孕者应该为自己感到骄傲”。
 
不为自己可怜,反而以此为荣,这样的观念完全是用奉献自己的使命感麻痹自己,浑身散发圣母的光芒。
 
一人代孕,全家光荣?
 
反对代孕,我们有什么替代方案?
 
现阶段想要实行代孕,将成为女性同胞的噩梦。作为一名妇女之友,哥觉得有很多远比代孕更合适的替代方案。
 
针对人口生育率下降的问题:除了生二胎,我们还可以对多生的家庭给予补贴、奖励,以及出台一些降低养育成本的政策。毕竟年轻人不想多生的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抚养成本太高。除此之外,开放非婚生育、甚至是开放精子库……也未尝不可。
 
针对不孕不育、失独问题:哥觉得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领养,这就需要国家降低领养的门槛,门槛太高,领养不了又生不了,自然就出现拐卖儿童、非法代孕,可见痛点都出在一个症结上。
 
步子跨太大容易扯着dan,哥希望这次舆论争议能让决策者看懂民意,毕竟,女性拥有自由生育的权利,她们不是生殖工具!
Copyright 东莞市锐勤代孕有限公司